幸运快3

English

>>照片新聞

疾控專家張穎:別叫我網紅,該停的停!

  • 無



“昨天工作到半夜2點,現在我就希望能有空睡覺,那天同事還說我,你還不得連睡14天……”一句輕松的玩笑背后是她和同事們每日負重的前行,口罩遮住了大半張漂亮的臉,只露出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

在這個來不及回想的春節,我們記住了“新冠肺炎”這個可怕的名字,因為它的狡詐和殘酷。面對這個陌生殘暴的敵人,醫護人員和流行病學調查人員第一時間挺身而出,沖到新冠疫情阻擊戰的前沿陣地。于是我們又記住了一個美麗的名字——張穎。人如其名,蘭心蕙質、溫婉聰穎。

“網紅”之后 她要表達什么?

專業睿智又親切自然,那次發布會后,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室主任張穎在互聯網上圈粉無數。論工作,她可以滔滔不絕,可說到出名,張穎有些猝不及防。“我可沒有想到成為網紅,我自己也沒有關注這個事情,都是聽別人說的,希望大家更關注我們的疾控工作。”

或許連我們自己也沒有想到,17年后,作為一名普通市民,竟然會對于公共衛生領域工作產生再一次的、主動的、渴求式的深入了解,竟然是始于一種“戴著王冠”的病毒,竟然又始于它們家族制造的這場新的疫情。

張穎口中更應該成為“網紅”的疾控工作,便屬于公共衛生領域。“我們與臨床雖然是一個系統的,但工作性質有差異。臨床面對的更多是個體的治療。當臨床醫生治愈一個病人的時候,他們的欣喜,病人自身的欣喜……這些,作為我們公共衛生工作人員是體會不到的。因為疾控中心面對的是群體,看到的是群體防控的效果。”張穎說,“針對這次疫情,大量基層的流行病學調查人員去理清病毒傳播的脈絡,將信息提供給我們。我們才能抽絲剝繭,否則沒有絲,也沒有繭,只知道這里、那里有一個病例,無法做流行病學分析。”

市疾控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室調來其他科室的同事,組成了40余人的流行病學調查團隊,24小時值守,張穎和同事們一直站在流行病學調查一線。此外,疾控中心現場處置組還承擔著現場流行病學調查,信息收集、分析;疫情的研判,風險評估,措施的提出建議;現場的督導檢查,發現問題,解決問題,保證措施落實到位。

連軸兒轉  她在干些什么?

“你看,前面都很清晰,但是到他這兒就亂了,或者模糊掉了,咱們就不好往下追蹤了。”張穎跟同事交流工作細節的時候,嚴謹是他們不變的標簽。非常時期,張穎的世界里,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辦公區里,張穎的工位被隔板單獨隔開著,局促的空間里,一半的面積被一張單人床填滿。床上放著一只小黃鴨玩偶。看到記者們拍照,張穎有點害羞。“這都是同事們送我的,他們知道我喜歡娃娃。有些就擺在辦公桌上了,但是這個太大,就干脆放床上了。”那些“小可愛”透露出了張穎的少女心;那張床,也成為疫情期間她每天僅有幾個小時睡眠的見證者。

“在我們這兒,誰都別問今天星期幾,節假日肯定那就更不知道了。大家一門心思都在工作上,無暇過問其他事情。采取兩班倒制度,有人24小時值守,也有只盯晚班的,只要不出現場,白天還要上班。”張穎記不清日期,記不清自己多少天徹夜無眠。但是,她卻記得每一項工作的細節。

“隨著疫情在本地傳播,本地病例越來越多,流行病學調查和其他工作要并重。疫情信息必須暢通,要第一時間把所有病例的情況包括疑似病例以及密切接觸的情況,整個的癥狀,流行病學檢測等所有的信息數據庫建立起來。”張穎說,“數據庫的形成是需要很多人力的,病情第一時間獲取出來,隨時還要更新的。信息組研判疫情趨勢、分析疫情并做出風險評估。隨著病例逐漸增多,疫情的發展形勢跟病例的構成也會有很大變化。要通過這些變化和趨勢,研判天津市到底今后的風險點在什么地方,針對這些防控的風險點和關注的點,市疾控中心要提出相應的策略給政府。大家都說,信息組是我們現場處置組的中樞神經系統,如果信息組癱瘓了,各個層面就獲取不到信息了。”

讓張穎和同事們連軸轉的工作,除了流行病學調查,疫情分析,還有督導。所有工作都以抗疫情為核心,覆蓋到層層面面。在天津,隔離留觀點的選點建設,到密切接觸者轉入后的管理是否到位,隔離留觀點建的是否合理,發現病例后如何轉運,怎么做終末消毒,每一個點都要去看,去督導。指導區疾控中心,把相關的問題整改到位,避免出現由于管理措施落實不到位,造成疫情擴散。

直面危險 她要守好什么?

做流行病學調查,一定要有患者身上的核酸檢測樣本作為依據。在整個疫情工作中,取樣都是由醫療部門的醫護人員來完成,區疾控中心再去醫院取樣,雙方會商定在一個區域交接。在半污染區采樣,采取一級防護就可以;如果去污染區取樣的話,必須要和醫務人員一樣,進行二級防護。

生活中精致細膩,工作中一絲不茍,這樣的張穎應該是處變不驚,沉著應對各種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可是,一次取樣經歷卻讓張穎身處危險中……

前不久,張穎去了一家醫院親自提取檢測樣本。“那家醫院里留在紅區的醫護人員非常少,也沒有人做過采樣。我穿著防護服戴著口罩和護目鏡,在現場親自給每一個患者進行了咽拭子跟痰的采樣。患者某些咳痰是噴濺式的,取樣過程真是一次相當危險的行動。”

那一次,張穎也體驗到了一線醫護人員的不容易。“我們在紅區里待了3個多小時,病區里溫度有20多攝氏度。護目鏡里面全部都是水珠,什么都看不見了。最后不得不重新換了一個。”

“這次疫情,市疾控中心在前面做群體性防控,臨床醫生在做個體的搶救跟治愈。我們雖然在不同的崗位,但是目的是一樣的。公共衛生工作是在后面默默的在做。如果我們把百姓的傳播都防控了,其實是我們在相應地保護臨床醫生。因為病例減少了,醫生被感染的風險就少一分。我們必須把陣地守好,替百姓守好,同時也要守好我們一個戰壕里的兄弟——臨床醫生!”張穎說話向來語氣輕柔,這幾句卻說得鏗鏘有力。

情景重現  她要較什么真?

“每一步調查都是有意義的,我們不是搞研究,為什么較這個真?是必須要把傳播方式了解清楚,把它切斷。”張穎和團隊的疾控工作,從某種意義上說就是在醫學領域偵破案件。

現在防護用品緊缺,為了保證一線臨床醫生和實驗室檢測人員有足夠的防護用品,流行病學調查人員就采取電話調查的方式開展工作。張穎說:“能電話調查的就不要進病區,這樣就減少暴露的危險性。但是做流行病學調查就像一個訪談一樣,對方是否說實話,就取決于是否面對面的交流。電話調查有時信息是不確定的、不真實、不充足的。只有面對面交流才能抓住一些蛛絲馬跡。沿著這條線索去引導受訪者。電話調查有時接收到的信息不完整。”

前幾天,張穎和同事們就情景重現式調查了兩個懷疑造成院內感染病例的情況。“我們在流行病學調查過程中發現,有一些重點病例患者去過醫院,但是沒有去過發熱門診,在醫院里走過很多圈。像這種情況,我們流行病學調查人員必須要進到紅區里去調查的。”張穎說,“我們必須按照患者的路徑親自走一遍。從進醫院大門開始,就沿著患者走過的原路線走一遍,驗證患者說的是否正確。比如患者說去過發熱門診,那么我們就要調出當天發熱門診的記錄,看看患者是否去過,幾點去的,待了多長時間,在發熱門診跟誰接觸過,這些都要一一記錄下來。”

這樣一個情景重現式調查,容不得半點疏忽。張穎說:“患者說我離開發熱門診又去照CT了。那么我們接著走,從發熱門診走到CT室很關鍵。中間經過哪些診室,經過哪個樓道,旁邊有什么樣的情況,都要重新走一遍。判定一下患者有可能污染的區域跟路線。到了CT室,同樣調取患者信息,什么時間來的,誰給照的CT,當時醫務人員的防護情況怎樣,患者當時就診的時候,周圍是否有其他病患,有沒有陪護,這些點都必須落實到位。”

遇到這種復雜病例,流行病學調查人員是必須要進紅區的。整個走完的信息要跟患者面對面核實,因為有些信息患者沒有提供,疾控專家確實在現場找出了新線索,患者確實去過,所以一定要再次確認。需要患者提供還去過哪里,因為回憶中間有岔頭了,確認的過程必須面對面。

刨根問底  她在堅持什么?

為了給政府防控疫情提出及時、精準的決策建議,做流行病學調查,要對患者進行刨根問底式的詢問。“問到什么程度,獲取多大的信息量,是否詳盡,這些細節有助于接下來采取措施作為依據,這些真的是要靠流行病學調查人員的耐心跟細心。畢竟問得太多了,會觸及到患者個人隱私,患者會害怕,有顧慮,不愿意說的太多。”張穎說,“這種隱瞞是出于一種顧慮,出現這種情況的時候,流行病學調查人員第一時間對患者進行心理疏導,告訴他們任何個人信息和隱私是絕對替患者保密的,我們只去研究或者深入細化對于疫情防控相關的信息,其他無關信息是不去關注的,也不會披露出來的。以此來減輕患者們在心理和精神層面的壓力。”

這些明察秋毫的醫學偵探對整個疫情的防控,影響更是巨大的。張穎說:“我們希望疫情能夠自然的發生,通過人為手段,讓它自然的流行,讓疫情很快往下走。這些措施是需要百姓支持的,需要群防群控。疾控部門提出的自我防護要求,要落實到位的話,人為干預就起效了。否則,我們的人為干預是無效的。傳染病的防控是全社會都責無旁貸的任務,這起重大疫情更是這樣。”

“作為百姓,作為個人,一定要責無旁貸,盡自己的義務,把自己做好。”張穎說的話,總是那么接地氣。疫情還在發展、繼續,張穎和同事們還在奮戰,希望讓她們絞盡腦汁做流行病學調查的案例少一些,再少一些。該停的,總會停下,包括這次沒完沒了抽絲剝繭,還有這次該死的疫情!

來源:津云